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

可以的話,我想要呼喊鄧惠馨的名字,呼喊一輩子


2011.06.09,早上七點36分





躺在床上試著張開眼睛,卻發現眼皮似乎有些腫腫的



想起了什麼東西,雙手左摸右探,拿起了徹夜未關機的手機



沒有未接、沒有簡訊



從今天起,心底似乎該要開始習慣

少一點期待、少一點溫暖。





-

昨晚跪在大門口,告訴自己



千萬不要為這天發生的事情寫下任何註解



可是這項制約似乎很快就會變成一個屁



四目相接間的一言一語,被迫在腦袋中反覆倒帶播放





妳說

想要在暑假後恢復自己一個人的生活,好好沉澱,否則現在沒把握全心全力的愛時



兩種心情猛然衝上

腦袋嗤之以鼻,半年前妳說不想交男朋友,不到一個月妳瞬間死會



心底卻醞釀出一種不想被任何人發現的喜悅,像是在對上天訴說

「這果然是心心會做的決定。」



對於妳很重感情這件事情,就好像我超喜歡妳一樣,無庸置疑,超有把握的!





-

在大學畢業前,鄧惠馨給了我一個成熟的答案



也許這個選擇是最正確最安分的、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定



但仍然相信,如果幼稚可以使人快樂,那我寧可幼稚一輩子





如果能夠回到昨天,想很霸道地告訴妳

「跟我在一起,其他的問題以後我們一起面對。」



可惜我的人生又再次錯過了機會





劉正信不捨得、也不能厚著臉皮要鄧惠馨撐下去



可是喜歡的女孩哪有這麼好找啊,超喜歡的女孩又哪可能這麼好忘



鄧惠馨果然是作業太多腦袋燙燙,所以笨笨的一直叫我找新對象





…大概是承受了太多委曲、太多無奈、太多眼淚



鄧惠馨真的累了







已經漸漸習慣輕鬆自在地說好喜歡妳的這段日子,或許要暫告一段落



可是,內心深處的愛,不想要有任何改變



雖然幼稚,但絕對有轉圜的未來,總有一天。





DSC_2866




旋木

擁有華麗的外表和絢爛的燈光

我是匹旋轉木馬身在這天堂

只為了滿足孩子的夢想

爬到我背上就帶你去翱翔


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憂傷

我也忘了自己是永遠被鎖上

不管我能夠陪你有多長

至少能讓你幻想與我飛翔


奔馳的木馬 讓你忘了傷

在這一個供應歡笑的天堂

看著他們的 羨慕眼光 不需放我在心上


旋轉的木馬 沒有翅膀

但卻能夠帶著你到處飛翔

音樂停下來你將離場 我也只能這樣







鄧惠馨



我很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,很努力成為一個更好更棒的人的

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